焦点期刊
在线客服

著作编辑 著作编辑

咨询邮箱:1117599@qq.com

文艺论文

西方各时期美学思想研究

时间:2022-06-22 09:35 所属分类:文艺论文 点击次数:

  摘要:美学思想作为具有强烈主观性、抽象性的思想认知,其对于人类社会发展有着十分关键的影响,而了解、学习美学思想,则是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途径,尤其是对于西方美学的研究,更是构建我国当代美学理论体系的关键所在。基于此,本文从古希腊罗马时期、中世纪时期、启蒙运动时期、近现代时期几个阶段入手,对西方各时期的主要美学思想进行了分析,希望能够西方美学的相关研究提供一定参考。

  关键词:美学思想;古希腊;古罗马

  引言:西方美学思想早在公元前的古希腊早期就已经初步形成,经过数千年来的发展,逐渐形成了比较成熟的理论体系以及十分多样化的思想流派,如狄德罗美学思想、柏拉图美学思想、卢梭美学思想等,都对当时社会乃至后世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而为了明确西方美学思想在发展过程中的变化,相关研究者则通常会将其数千年的发展历程总结划分为几个不同的阶段。

  一、古希腊罗马时期

  西方美学思想起源于古希腊早期,如毕达哥拉斯、赫拉克利特、德谟克利特、苏格拉底、柏拉图等人,都属于这一时期的美学家,并为西方美学思想的初步形成与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其中毕达哥拉斯更是被称为古希腊第一位美学家。当当然,由于美学思想的主观性非常强,而古希腊美学家们对事物本原的思考和追求又存在明显差异,因此古希腊早期美学思想都是从美的本质问题出发,属于本体论的一部分(是指),但在观点上仍然存在着比较明显的差异[1]。如毕达哥拉斯、赫拉克利特等人习惯于利用自然科学观点解释“美”的概念,其中毕达哥拉斯认为“数”使自然界中统摄一切的本体,所谓的“美”,实际上就是和谐,如图形、建筑、雕刻、人体等,只要能够达到理想、和谐的数量关系,促使人的内在小宇宙(心灵)产生共鸣,那么就可以将其称之为“美”的事物。赫拉克利特则在毕达哥拉斯美学思想的基础上,将对立、矛盾的运动或事物纳入到了“和谐”的范畴中,认为“火”才是统摄一切的自然界本体,“事物内部对立面的斗争”,则是美的根源。相比之下,苏格拉底与柏拉图的美学思想则要更侧重于社会科学,如苏格拉底认为“美”等同于“善”,每一项事物只要能够有效服务于其目的,那么它就是“美”的、“善”的,而柏拉图则提出“美”是一种具体、普遍的“理式”,同时也是永恒不变的理性标准,要想判定事物的“美”或“丑”,就必须要透过其现实表象,对其真善美本体加以认识。

  在古希腊早期美学思想的影响下,西方美学思想逐渐发展起来,虽然自亚里士多德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并未再诞生出新的代表人物,但当西方政治中心从希腊转移至马其顿、罗马后,贺拉斯、郎吉弩斯、普洛丁等古罗马时期的美学家们,仍然在继承古希腊美学传统的同时做出了一定的创新。如郎吉弩斯在著作《論崇高》中提出了自己的美学思想,并将“崇高”这一概念与“美”联系了起来,并对崇高美学及崇高的本质展开了阐述[2]。而普洛丁则改变了以往美学家们对“客体的本体存在的追求”,认为“美”属于“彼岸世界”,事物在取得一种理式或形式后,才能够被称之为“美”,在此之前则是“丑的”、“异己的”。

  二、中世纪时期

  在古罗马文明没落后的中世纪时期,西方美学思想本质上仍处于“本体论”阶段,“美”这一概念仍然被美学家们与其本体联系起来,认为“美”是本体的表现,但在文化与神学繁荣发展的背景下,主流美学思想仍然发生了一定的变化。首先,受基督教发展的影响,中世纪初期(公元4-7世纪)的很多美学家都对基督教教义与古希腊、古罗马时期的美学思想进行了融合,并形成了比较完善的美学理论体系[3]。如神学美学家奥古斯丁就继承了毕达哥拉斯、柏拉图及普洛丁的美学思想,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神学改造,认为“美”实际上是上帝的一种属性,上帝本身就是最高形式的美,而世间一切“美”的事物,则是上帝的作品,只有上帝为事物添加“和谐”、“比例”等属性后,事物才从此具有了“美”的定义。当然,这一时期的西方美学思想并非完全为基督教色彩所渲染,部分美学家也同样提出了与基督教完全无关或相关较少的理论,如波埃提乌斯就以哲学思想为中心,提出了“美”是直观意识上的一种短暂感觉,事物本质上的善才是其更为重要的特性。

  其次,在经历了长期的混乱后,随着卡尔大帝建立加罗林王朝,欧洲大地在中世纪时期重新迎来了统一,而卡尔大帝在当时推行的文艺复兴政策,则使经院哲学的美学思想迅速发展了起来。这累美学思想吸收了日耳曼理念与拜占庭理念,并在文学、建筑、音乐、美术等诸多领域中得到了渗透,虽然不同美学家所提出的理论观点有所不同,但基本都与神学存在着密切的联系,经院哲学本身也是为宗教神学而服务的。如经院哲学的集大成者是托马斯·阿奎那斯就提出“美”应该被定义为具有完整、和谐、鲜明等特性的事物,但事物具有这些特性的原因则应归属于神,最终得出了“神是美的”这一结论。

  最后,在文艺复兴运动开始后,西方美学思想又在人文主义的影响下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如但丁曾在文艺复兴早期强调“俗语”的美学价值,认为无论是美学理论还是审美活动,都应该向着平民化、世俗化的方向发展;此后的达芬奇则认为“审美”活动应尊重人的理性、感性和经验。虽然从整体上来看,文艺复兴时期的西方美学思想已经突破了中世纪“神学本体论”的限制,但由于当时的自然科学尚未得到太大发展,神学在美学思想中的影响也并未完全消除,因此一直到16世纪文艺复兴结束,西方美学思想实际上仍处于本体论阶段。

  三、启蒙运动时期

  在文艺复兴运动的后续影响下,西方美学思想从17世纪开始逐渐进入到了认识论阶段,尤其是在启蒙运动开始后,对于人本身以及人对世界认识的关注更是成为了当时美学思想的核心,而各种基于认识论的美学思想也随之迅速发展了起来。例如笛卡尔认为人对于“美”或“丑”的定义并不取决于事物本身及个人经验,而是其与生俱来的先天良知及理性,只有依据这一平等的标准,才能够实现顺利完成审美活动,实现对事物的准确认知。而培根人对于事物的认知应以观察、经验、实验为基础,并通过观察、实验所得到的信息来做出合理归纳与科学认知,最终明确与此相关的自然规律,而在审美活动中,也同样需要遵循这一原则,任凭经验自由发挥[4]。与培根的经验主义美学思想相比,处于同一时期的理性主义美学思想则持完全相反的态度,其中法国理性主义的代表布瓦洛认为“真才是美”,只有保证审美对象的艺术真实,使其具有真理的普遍性与规律性特征,才能够将视作为“美”的事物。而德国理性主义代表人物莱布尼茨则认为,清晰、可靠、明确的认识才是最高的认识,审美活动在尊重“感性直观”的同时,也必须要对审美对象做出理性认识[5]。在经历了这一“百家争鸣”的关键发展阶段后,西方美学思想的认识论阶段最终由德国古典美学画上了句号,这一阶段的西方美学理论突破了以往的限制,从心理学视角对审美认识进行了深入探讨,并使认识论美学思想发展至顶峰,如康德、黑格尔等人作为德国古典美学的代表人物,其美学思想也都集中在“认识界限”、“认识表现形式”等方面。

  四、近现代时期

  二十世纪后的西方美学思想完成了“语言学转向”,再次进入到了新的发展阶段,而美学所研究的问题,也从对人类认识的研究转为了对语言本质的研究。例如在维特根斯坦的美学思想中认为,人们对于事物“美”的认知,实际上只不过是对自身情感、态度的主观表达,传统美学对“美的本质”的研究,则是一种对语言的误用,而这种理论也使得很多美学家、哲学家形成了“美学取消主义”观念,虽然在此之后,索绪尔、伽达默尔、雅各布森等人均提出了与之不同的观点,如雅各布森就受索绪尔的结构语言学启发,提出了运用语言结构、模式来解释文学现象的结构主义美学思想,但基本都未能超出语言学的范畴,而在几种不同思潮的影响下,西方美学思想也因此变得更加完善。

  结束语:总而言之,西方美学思想在数千年来的发展历程中,经历了古希腊、古罗马、中世纪、启蒙运动、近现代等多个时期,虽然从古希腊早期开始,如毕达哥拉斯、苏格拉底、但丁、奥古斯丁、笛卡尔等人的理论观念均存在着一定的不足之处,但其对西方美学思想乃至整个社会发展,仍然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参考文献:

  [1]曾昕.中西方美学思想之“和谐”比较研究——以先秦与古希腊为例[J].美术大观,2020(02):64-66.

  [2]张畅.论崇高范畴在西方美学思想中的演变[J].艺术评鉴,2018(21):39-40.

  [3].卢卡奇早期美学思想研究(专题讨论)[J].学习与探索,2018(11):142.

  [4]刘晓男.卢梭美学思想的道德意蕴——以西方审美范式浪漫转型为背景[J].学术交流,2017(06):66-71.

  [5]赵春月.西方美学思想下诉诸内心的现代主义艺术[J].文艺评论,2014(09):109-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