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期刊
在线客服

著作编辑 著作编辑

咨询邮箱:1117599@qq.com

写作指导

期刊论文选题策划“三步法”

时间:2022-09-05 15:14 所属分类:写作指导 点击次数:

  要进行学术研究,首先必须确定研究的对象、目标、范围,这是广义上的科研选题。但许多人会将科研选题的概念与为论文拟定标题混同,实则不然。科研选题并不是选定论文题目,而是选择研究问题。选题策划的成功关乎整个项目的发展,大到国家层面的科研规划,小到个人层面的科研活动都离不开选题策划。选题策划合理得当,可以事半功倍。选题策划失当,则有可能事倍功半,得不偿失。一个完整的选题策划,主要分为三个基本要素,即研究主题、研究问题、研究计划。

  一、选题的雏形:研究主题

  研究主题是选题的雏形,通常是一个六字以内的具体名词。一般有三大来源,即文献来源、经验来源和其他来源。

  文献来源是较为传统的选题方式,即通过大量阅读来寻找研究的切入点。但这种方式易陷入“文献陷阱”,且效率不高。经验来源是指研究主题的确立不经阅读文献,而是在头脑中直接产生。这种经验源自日常的实践经验,可以是一个比较宽泛、模糊的方向。其他来源则多指从热点新闻、课题指南目录、期刊选题计划等资料中获取研究主题。这里推荐大家选择经验来源或其他来源的主题。

  确定研究主题后,若其过大,则需从其内涵层面对其进行缩小。比如,起初想到的研究主题是“日本文学”,但这一主题显然过大,可将其分别缩小至“日本古典文学”“日本古典文学作家”,最后便可得到“日本古典文学作家”这一研究主题。这是一个可感知的概念。

  因此,确立研究主题,要牢牢记住一个字——“退”,即往后退,退回到自己计划研究的核心概念的初始形态。寻找核心概念时要聚焦下层概念,选择清晰明确、真实具体的核心概念。

  二、选题的心脏:研究问题

  研究问题是选题的心脏,是一个答案未知的疑问。就科研选题策划来说,提出一个研究问题,就是搞创新。许多人会觉得,创新就是没有文献可参考,当一头“拓荒牛”。对此,我们必须树立一个正确的概念——创新和文献的多少并无直接关联。文献多少只是评判选题可行性的过程性标准,而不是判断研究主题、问题创新性的依据。比如“历届奥运会徽设计形态研究”就不是一个研究问题,因为作者没有点明研究的是奥运会徽设计形态的什么问题。

  根据创新的程度,研究问题主要分为两种类型,即知识的绝对增量和知识的存量溢出。

  知识的绝对增量是指一定范围内很多人关心而未能得到解决的问题,它又可细分为无人研究的问题、有研究但未能达成共识的问题和有研究且已经达成共识的问题。其中,无人研究的问题,不适合普通作者,即便是明星作者也应谨慎。推荐大家关注有研究但未能达成共识的问题,这是一种补充性的研究,适合绝大多数作者。而关于那些有研究而且已经达成共识的问题,一般来说是没有研究价值,但普通作者可以尝试对其进行补充和纠正,明星作者可以将其推翻。

  知识的存量溢出是指在知识总量不变的情况下,通过制造距离,产生张力从而提出创新性的问题,它又可分为单向和双向溢出。历史到现实、国外到国内的知识溢出属于单向溢出。而宏观到微观、定性到定量、理论到实践、学科之间知识流动都属于双向溢出。

  很多人觉得,提出一个研究问题很难。研究一个无人解决的问题,即原始创新诚然很难,但实际上,目前大部分的创新都是跟随式创新、模仿式创新、集成式创新。

  三、选题的骨骼:研究计划

  研究计划是选题的骨骼,包括研究方法的布局和研究框架的建立。

  其中,研究方法主要分为定量研究、定性研究及二者的混合研究。定量研究又叫量化研究,包括实验研究、回归分析、博弈论等。定性研究又叫质性研究,包括口述史、民族志、扎根研究等。将二者混合开展研究,即为混合研究。比如《税收指标与经济指标的计量关系研究》一文就采用了定量研究中的计量关系研究,而《现在的历史:校园欺凌的个人生活史研究》一文则使用了定性研究中的个人生活史研究。需要注意的是,要根据问题选择合适的研究方法,而不是先知道自己会什么研究方法再去选择问题。因为任何研究方法都有其优势和局限,没有好坏之分。

  而建立研究框架的建立相对来说则比较简单,即应按照三段论的逻辑使文章层层递进。但研究框架结构的布局更多属于写作层面的内容,它是从选题往写作过渡的一个环节,不在选题策划之列。因此在建立框架时只需注意以下三点即可:一是三段论是逻辑结构而不是形式结构,虽然所有的论文都遵循三段论的逻辑,但是形式上的正文并不必然就包括三部分;二是正文的每部分应该是层层递进的关系,尽量不要做并列的关系;三是论文的结构美观、合理,不需要下很大的功夫,当然,巧妙的结构确实可以提升论文的质量。

  总之,选题策划的核心并不是翻阅文献,博览群书,去看他人在研究什么,去寻找无人研究的领域。而是懂得如何在平日里抓住那些稍纵即逝的灵感、思路、想法。保持好奇心,善于向习以为常的日常生活提出疑问,然后去推理,去探究。那些看似简单易得、宽泛模糊的灵感,有时就能成为极富个人特色的研究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