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期刊
在线客服

著作编辑 著作编辑

咨询邮箱:1117599@qq.com

医学论文

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的治疗效果

时间:2022-06-23 10:19 所属分类:医学论文 点击次数:

  摘要: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属于目前临床最常用的一种药物,其是一种蛋白稳定剂,常被用于肿瘤患者中,如卵巢癌、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部分头颈部肿瘤等中,而且经实践证实,此药物具有显著的疗效。因此,自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出现以来,其已成为了临床研究的热点。但实践表明,虽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具有较好的抗肿瘤效果,但其水溶性相对较差,影响了临床应用效果。故本文主要针对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制剂的研究开展综述,为临床提供一些借鉴。

  关键词: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研究;进展

  在20世纪60年代初由国外研究人员从红豆杉中提取了一种较为特殊的紫杉烷结构的三萜类化合物紫杉醇,而且通过研究发现,其具有较广泛的抗肿瘤活性特点[1]。此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成为世界范围内的研究重点,其中代表药物有多西紫杉醇、紫杉醇等,已被国外食品药品监管局批准用在宫颈癌、乳腺癌、前列腺癌等治疗中。经研究表明,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中的紫杉烷类物质能与微管中的蛋白亚基相结合,并能激活多个信号通路,可以诱导肿瘤细胞的凋亡[2]。虽然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具有较为理想的抗肿瘤作用,但在其制剂的开发开展中,仍会受到水溶性差的影响,故而在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制剂中增加了活性剂,但活性剂的应用,又会引起神经毒性、过敏等不良反应。因此,针对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制剂进行研究,开发出不含或是低剂量活性剂的药物,已成为目前研究的重点。现将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制剂研究进展进行综述,阐述如下。

  1.临床研究的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

  1.1 tesetaxel

  tesetaxel是从最初由日本第一三共研制的开发,其是一种新型的可以口服的半合成紫杉烷类药物,临床应用前具有以下特征,如其在水溶液中,特别是酸性溶液中,具有较好的溶解性;口服后具有较高的生物利用度,据统计可以达到70%左右;但对于不同的用药群体物体,会产生不同的生物利用度,故吸收效果会受到物种差异性的影响[3]。同时tesetaxel与其他紫杉烷类药物不同,故抗肿瘤的活性也会受到癌细胞P-gp等的影响,对多种细胞,特别是P-gp介导的耐药肿瘤活性较强。此外,研究发现,tesetaxel的神经毒性较低,通过口服tesetaxel药物与静脉PTX/DTX相比,tesetaxel对于P-gp阳性瘤具有较大的抑制作用,抑制率大约在40%左右[4]。通过以上结果表明,tesetaxel药物明显优于以往的DTX、PTX等抗肿瘤药物。

  1.2 larotaxel

  larotaxel是由10-DAB半合成得到的一种非对映对应的异构体,其是基于在体内外抗耐药肿瘤细胞基础上筛选而来的。实践表明,larotaxel具有较高的抗肿瘤作用,特别是IC50值可以达到9-47ng/mL,对于耐DTX、PTX者与MDRI高表达者,同样有效。通过实验表明,larotaxel对多种肿瘤均具有一定的效果,特别是对耐DOX、HT29等肿瘤,同样有效。而且larotaxel可以穿过血脑屏障,从而发挥抗肿瘤的作用,延长患者的生存期。

  1.3 MST-997

  MST-997是一种具有口服生物活性的紫杉烷类药物,其具有特殊的化学结构,通过实验发现,MST-997的应用可以促进微管蛋白的聚集速度,用药剂量更低,其对于多种肿瘤细胞的毒性作用与DTX相似,但其是PTX的2倍[5]。而对于MDRI表面的肿瘤细胞的毒性作用只会出现小幅度增加。实践发现,口服用药或是静脉用药,单剂量下的MST-997可以显著抑制PTX的耐药性,或是完全抑制PTX耐药肿瘤的生长,其中包括了HCT-15、DLD-1等肿瘤。

  1.4 TPI-287

  TPI-287属于第三代的脂溶性半合成紫杉烷类的洐生物,其可以克服由MDRI高表达引起的肿瘤耐药性,而出现此现象的原因为TPI-287可以避开P-gp引起的外排,并能发挥抑制P-gp的作用。此外,TPI-287在机体内的结合位点也与DTX、PTX不同,口服TPI-287后,具有较高的口服活性,能达到有效的暴露量,而且TPI-287还能穿过血脑屏障,从而延长颅内荷U251恶性肿瘤的生存期[6]。因此,TPI-287经实践表明适合用在神经母细胞瘤,或是脑转移瘤患者中。

  2.基于代谢酶活性的用药剂量指导

  基于代谢酶活性指导紫杉烷类药物可以减少患者间的PK差异性。在紫杉烷类药物用药时,可以根据代谢酶活性,制定相应的用药剂量,有助于实现个体化治疗与目标暴露[7]。

  3.结束语:

  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具有较差的水窜性水溶性,故而影响了临床用药效果,现有的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制剂,如泰素帝、泰素等药物,在应用后仍会出现一系列不良反应。但随着医疗技术的不断上升,新一代不含聚氧乙烯药物中表面活性剂相对较少,故此技术也在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制剂的研究中不断成熟。研究表明,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的聚合物载药胶束体中有改善载药量、缓解药物对人体的毒副作用等作用,均可以发挥较好的治疗效果。其中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脂质体制剂在稳定性、包封率、靶向性等方面也在不断改进,故其已成为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研究的又一大热点。随着各种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的不断涌出与制药制剂技术的成熟,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研究与应用范围越来越广,已为在多种肿瘤患者中取得了较好的应用效果。

  参考文献:

  [1]侯丹,董梅. 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剂量个体化研究进展[J]. 现代肿瘤医学,2022.30(09):1695-1698.

  [2]卢轩,孙业青,程子芪,等. 矮紫杉中紫杉烷类成分及其抗肿瘤活性研究[J]. 中草药,2021.52(17):5210-5217.

  [3]陈素华,刘红,张艳华. 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相关心血管毒性报告及文献分析[J]. 中国新药杂志,2020.29(20):2395-2400.

  [4]胡欢, 王世垚, 张国强,等. 紫杉烷类药物在胃癌化疗中的应用进展[J]. 山东医药, 2020. 60(8):5.

  [5]陈素华, 刘红, 张艳华. 紫杉烷类抗肿瘤药物相关心血管毒性报告及文献分析[J]. 中国新药杂志, 2020. 29(20):6.

  [6]王琳. 抗肿瘤抗生素药物制剂的研究进展[J]. 海峡药学, 2020. 32(12):4.

  [7]卢轩, 孙业青, 程子芪,等. 矮紫杉中紫杉烷类成分及其抗肿瘤活性研究[J]. 中草药, 2021. 52(17):8.